吃西瓜吗

嗡嗡嗡

还是不知道该叫什么的短篇

本应是百草权舆的首尔此时却飘了雪
权志龙缩了缩裹着围巾的脖子

又跑掉了
看着手机屏幕里他那好看的唇贴上别的男人的脸上

好冷呢

I know
Nobody said that it'd be easy 继续下去很艰辛
I hoped
That we could find a way make a way 我们一定能找到办法
but you don't

虽知道只是朋友间的玩笑
可就是不爽呢
我有警告过你的吧

You don't prioritize me 你从来就不先考虑我
How I'm s'posed to believe 让我怎么相信
Your games will ever change,ever change 你的做法从未改变

从大衣口袋里掏出仅剩的一根被攥得皱皱巴巴的烟

不是最不喜欢我抽烟了吗?
要来治治我吗
刚想点燃烟的权志龙愣了一愣
冷笑了一声
“我忘了,忘了自己离不开你了”

But it's my love my, love my, bloody valentine 亲爱的,亲爱的,我的情人啊
Sometimes i wanna leave 当我想离开的时候
But then i want you next to me 还是希望你能在身边
My love my, love my, bloody valentine 亲爱的,亲爱的,我的情人啊
Maybe i should but still i just can't walk away 也许我真该离开你但我就是做不到
Try to convince me once again that i should stay 再一次说服我,让我留下吧
Through all the brokenness This bleeding heart must confess 一次次的伤心,让心灵滴血不止
I love my love my bloody valentine 亲爱的,亲爱的,我的情人啊
I'm compromising won't you show the same, help the change 为何你不能和我一样做出让步呢

应该叫什么呢?

“嗯…唔,怎么起的这么早?”
被李胜利因为把领结打得乱七八糟就脱口而出的西吧吵醒的权志龙撑着腮眯着眼睛
因为领口太大所以露出的锁骨衬着炸开的头发显出一股淡淡的薄荷味
清爽的男人
呸!
所谓清爽的男人正嘬着眼前人的耳垂
“唔喂!我不会打领带,你教我”
李胜利对于耳垂湿漉漉的感觉已经习惯了
“不要,教会你了你要是逃走怎么办?”
权志龙踢踏着拖鞋走向Ayi 摸了摸猫咪的头
“权志龙!!给我打领带!!再逗猫以后别想解我的领带!!!”
“可是我家宝宝都不给我撒娇呢”Ayi想听懂了什么似的 蹭了蹭权志龙的手
“我可以撒娇的哦!也可以用头蹭你的手”
Ayi被突如其来的一瞪惊到了 溜了溜了
权志龙撑着膝盖站起身来,用修长的手指给受气包挂在脖子上的领带系了个结
“去吧,没有离别吻”
胜利便把头埋在权志龙颈窝处
“放心 我不会逃 逃到你的床上倒是可以考虑”

请您安全且快乐 我爱你

龙tory 【顽固】#7#

“咕噜,咕噜”行李箱被拖在地上的声音戛然而止,身着灰色大衣的高挑男生站在乳白色建筑前,摘下墨镜,嘴角微微上扬“找到你了。”李胜利被眼前这并不怎么眼熟但是似曾相识的脸惊到了,原以为是那位“粘豆包”来了。这是李父朋友的儿子,叫徐柳志,小胜利两岁,第一次见就一直粘着胜利,还把他最喜欢的巧克力送给胜利,但是李胜利悄悄“转赠”给了权志龙,那盒巧克力现在还被珍藏着呢。徐柳志现在已经成为了南韩有名的爱豆,胜利总是在电视上看到他。
“怎么有空来找我啊?”胜利打着哈欠举起水杯给徐柳志倒水“过几天要在附近拍节目,经纪人给我放了个假,我不知道该干嘛,就来找你了啊。”徐柳志接过盛满温水的杯子“哦对了,我来不会打扰到你吧?”“嗯,没事。”胜利专心致志地削着苹果。
“胜利呦!快给你老公开门哇!”门传来权志龙奶里奶气的声音,胜利微微勾起嘴角应着门外的人“来啦~”徐柳志闻声探出头。刚打开门,那人便扑到胜利身上,双手勾着胜利的脖子,把脸埋在胜利的肩膀上。抬头瞄了一眼坐在沙发上伸着脑袋的徐柳志,抛去一个警告似的眼神,徐柳志回了个八颗牙齿的标准笑容。胜利歪了歪嘴角:突…突然尴尬

龙tory 【小剧场 高领毛衣】

昨晚菊菊生日突然来的灵感)
“哦 杨社长生日 胜利会去的对吧?好 嗯”权志龙说罢便挂掉了电话 有些日子没见到过我家孩子了呢。生日会上他们唱了生日快乐,吃了蛋糕 没错就是那个上面裱着社长照片的蛋糕,喝了点酒,胜利穿的是件黑色高领紧身毛衣,嘶 性欲。胜利喝醉了,社长识趣地叫权志龙送胜利回去,权志龙舔舔嘴唇
今晚又可以吃草莓了
“啊啊啊啊啊你不要 嗝 碰我,我 白起 会飞的。”胜利耍着酒疯想要推开搀着自己的权志龙“你看你 我是李泽言的男人 不要碰我 我不会偷李泽言的黑卡养你的”“李泽言是谁?”权志龙掰着胜利的头问“嘻嘻,I'm so sorry,but I love you ~~我要去找我鸡涌欧巴,偷他的黑卡养你 Nobody knows we always know ”胜利扯着权志龙往前走“那你去偷啊”“那你把权志龙给我绑来 给我睡 我就给你偷”胜利点着手指歪歪扭扭地依在权志龙怀里“好啊 今天可以吗?”胜利就着酒劲使劲点了点头,差点栽过去 嘴里却停不下来地大喊“奥特曼啊 你救救我 鸡涌这个男人太完美了 但是我不想在下面啊 呜哇呜哇哇哇哇”权志龙被一心想成为攻的胜利逗笑了
我在下面?不存在的
“想亲权志龙”胜利耷拉着脑袋,权志龙在面前的人的嘴唇上啄了一下“鸡涌?还要”权志龙歪着嘴角应着“那我们说好了不要犯罪潜逃哦”

没多久 等得起

龙tory 【顽固】#6#

“吃好了吗?”权志龙歪着头看着往嘴里塞火腿的胜利“你家的肠怎么这么好吃?!”“胜利啊,你不觉得自己有一点胖吗?”胜利摇摇头,继续嚼着嘴里的香肠,十分艰难地咽下了腮帮子里的食物,是个人都会觉得他可爱死了。
今天晚上,就今天晚上
“我先去换衣服”胜利连跑带颠地回到卧室,胜利从权志龙的衣柜里挑了件他喜欢并且可以穿得下的白毛衣和那个权志龙很喜欢的咖色风衣,下身穿着黑色工装裤,显得胜利格外清新。这两个人走在一起看起来登对极了,没错,登对。权志龙把胜利带到海边,因为已经入秋了,沙滩上一个人也没有。两个人走在路上,身旁的路灯像是在渲染气氛一样把光洒在这两个人的身上。权志龙把手塞进胜利的大衣兜里,握住那只冰凉的手。“我不在的时候你要…”“能…不走吗?”“胜利,我真的…”“好啦!我又不是小孩子了,我会替你把我自己养的好好的。”看着眼前这张强颜欢笑的脸,握着的手又紧了紧。

我觉得我应该给你们道个歉
居然那么长时间不更文
那时候因为学习的事和爸妈起了冲突
就退网退了一段时间
文也就没有再更
回来了之后就感觉挺对不起看我写的文的那些人
就没再更
现在
想回来了
总之还是很对不起
不好意思
久等啦

龙tory 【顽固】#4#

七夕 咳
“我…我再想想”那人烦躁地抓了抓头发说“后天 就后天”“好,如果你失去了这次机会,你看我怎么弄死那小子”胜利深知眼前这个被自己称作父亲的人口中的那小子是谁,深深吸了口气,扯着外套摔门而去。
啊,外套里还有点钱,就随便找个地方住下吧
坐在商店外面捧着刚买的热美式,夏天的晚上怎么这么冷,想到那天在游乐场对权志龙说的话胜利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他站起身来跑到权志龙的家门前,喘着粗气敲了敲门。门开了权志龙探出头,看到了站在门外的胜利,把他拉了进来。家里安静得很,权志龙说是全家都去意大利旅游去了。
胜利坐在沙发上喝着手里早就凉了的热美式,眼泪不争气地流了出来,权志龙看着平日里坚强这时却像个被抢了糖的孩子,忍不住抢走胜利手中的咖啡,胜利愣住了,看着权志龙的脸慢慢放大。
卧槽!!!
权志龙衔住胜利的唇瓣,一只手按住胜利的头,一只手半搂着胜利的腰。胜利僵在权志龙的怀里,没有拒绝,配合地张开了嘴。权志龙见势吻的更深了,两人也不知道吻了多久就上床睡觉去了。
一张床,两个人,没发生任何事
早上,权志龙是因为肩膀被头发丝扎疼了才睁开眼睛,发觉自己被身后的人抱着,胜利把头顶在权志龙的肩膀上。权志龙坐起身来,躺在旁边的胜利居然只穿了一件内裤“卧槽!你这样是会被上的啊!”“被你上,不亏”胜利眯着一只眼睛回答道
妈的,迟早把你吃个干净

龙tory 【小剧场 鸡涌mua】

“哥啊,要我去看看你的演唱会吗?”
“随你”另一边的权志龙早已在心里开出了花
“喔,那我还有点事情,就不去了啊”为了故意逗电话那边的人,胜利把少有的演技潜力都发掘了出来
“不…不准”权志龙明显已经进了胜利的圈套
“kkkkk会去的 会去的,怎么这么可爱啊,啊呜”发觉自己说错话的胜利不由得捂住嘴
“好好好,快来吧,你都要想死我了吧”没有注意后半句的权志龙笑着说
“mua mua mua 鸡涌mua”胜利学着粉丝的语气
“噗呲,好肉麻啊你”其实权志龙正开心得要死
“和粉丝的待遇就是不一样啊,实力宠粉就是你了”
“好啦,我要去吃饭了”
“嗯 好”正想挂断电话的胜利被听筒里传来的声音吸引了
“mua mua mua 胜利mua”
挂了电话的胜利在脑海里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那句“mua mua mua胜利mua”